最准杀一肖公式规律算法|公式规律万人堂论坛

“五四運動”百年再反思

鄭永年 原創 | 2019-04-30 12:02 | 收藏 | 投票 編輯推薦
關鍵字:五四運動 

  今年迎來了“五四運動”100周年。自20世紀90年代以降,人們一改以往每年都會高調紀念這一偉大歷史事件的做法。從政治上說,這種微妙的變化不難理解。無論是中國國民黨還是中國共產黨都是“五四運動”的產物,正是“五四運動”使得兩大政黨成為了革命性政黨,所不同的是共產黨比國民黨更具革命性,這也決定了日后兩黨的命運。

  “五四運動”觸發了中國的革命,但革命之后,政黨就必然需要作出調整,從革命黨轉型成為執政黨。作為革命黨的中國共產黨和作為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,對“五四運動”持有不同看法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同時,中國出現了一種可以稱之為“復古”的社會現象。這也可以理解成為“否定之否定”。“五四運動”的主題是通過否定“傳統”而追求方方面面啟蒙和現代化。1980年代在知識界所發生的被視為是另一場“五四新啟蒙運動”。因為這場新啟蒙運動很快導向了青年學生和知識界的政治激進化。1990年代以后,各方都力圖從傳統中尋找“新”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資源。這便是復古式“國學”崛起的大背景。

  從對《論語》的現代式解讀開始,中國很快進入了一個國學“復興”階段。這些年來,所謂的“國學”復興令人眼花繚亂。適齡學童進入了形式多樣的國學班(“讀經班”)、婦女進入了“女德班”、教師重返各式“古裝”、博士開始用古語答辯、一些黨員干部(不乏高級干部)出現各種形式的“妻妾成群”……各種現象層出不窮,不一一而足。

  這些大多發生在城市,還算包裝得不錯了,至少有些“知識”的含量。如果到廣大的農村去看看,那里的情況更顯得觸目驚心。各種邪教橫行,只要有些錢的人,或者有點“忽悠”能力的,隨便可以支撐起一個“廟堂”,進行自己的“傳教”或者“講經”工作。正式的社會秩序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便是各種非正式社會秩序。

  “復古”風潮要回歸什么

  形形色色的當代復古是商業噱頭?是在尋找精神寄托?還是在進行文明復興?人們尋找著各種理由來論證自己行為的合理性。不過,所有這些都可能是假象,就其本質而言,各種現象僅僅表明了中國一些人日漸墮落的精神世界,而墮落的精神世界對另一些人來說便是機會,無論是追求商業利益還是社會名望。

  當然,即使是精神世界的墮落也不難理解。其起源在于當代社會急劇轉型期間的行為失范。舊的規范不行了,就需要新的行為準則和精神寄托。中國數千年是農業社會,現在面臨一次真正的并且異常徹底的商業革命。商業社會就需要符合這個社會的另一形態的行為準則和精神依托。歷史上,西方也同樣幾次經歷了這個過程,尼采的“上帝之死”近代命題就具有類似的背景。對中國來說,問題在于要塑造什么樣的精神和如何塑造這種精神?

  在改革開放之前的毛澤東時代,今天盛行的這些大概都會被視為“牛鬼蛇神”。毛澤東是理想主義者,不過追求不切實際的理想就變成了烏托邦主義。不管怎樣,毛澤東這一代是“五四運動”的產物,他們具有近代以來的鮮明的“文明”與“野蠻”、“先進”和“落后”的觀念,只不過是在當時被“革命”與“反動”的話語所取代。正是因為這些被視為是“野蠻”“落后”和“反動”的,它們才被一一清除,至少就形式而言。

  不過,現在這些現象又一一出現了,返回中國社會的舞臺。問題在于,“五四運動”之后的種種清除被視為“野蠻”和“落后”的行為都做錯了嗎?“的確,在清除上述社會行為的同時,很多被視為“中國傳統價值”的東西也蕩然無存。

  不過,在當代全面“復古”的社會運動中,所有這些從前被政治掃蕩的“糟粕”都回來了,而被視為積極的“中國傳統價值”并沒有出現回歸的跡象。因此,今天的問題是:需要繼續對“五四運動”做全面否定嗎?這場運動哪些地方做對了?哪些地方做錯了呢?對所有這些問題人們并不很清楚。

  “五四運動”的主題是民主和科學。民主是開放政治,與傳統封閉政治相對;科學是理性,與傳統的迷信相對。為了一些政治原因而否定“五四運動”,并無道理。從文明演進的角度來看,“五四運動”的大部分是做對的。

  “五四運動”開始時的“新文化運動”,猶如歐洲的“文藝復興”,具有非常的先進性。只是后來受內外政治環境的影響,其主題演變成為政治運動。盡管這種轉變是歷史的遺憾,但也是必然的。但有什么理由否定“新文化運動”呢?設想一下,如果沒有這樣一場“新文化運動”,中國仍然會生活在何種社會情形之下呢?

  知識界是新精神世界的主要來源,但可惜的是知識界率先墮落。“五四運動”之后西方各種思潮進入中國,在中國競爭思想空間。1949年之后,馬克思主義則變成了唯一的方法論。改革開放之后,一波又一波西方思想進入中國。到今天,人們越來越意識到,這些西方的文化或者理論很難解釋中國的現實。不過,這是否就意味著那些從前被視為“牛鬼蛇神”的東西就成了科學呢?顯然不是。

  1980年代之后盛行在中國的西方思想,產生了兩個相關層面的問題。在政治上,各種西方思想的競爭產生了消極后果。如同近代,一些人仍然相信中國的現代化就是西方化,因此西方所有的,中國也必須有,包括思想和制度。這種把“現代化”和“西方化”的簡單等同,不可避免地和現實情形產生了激烈的沖突。

  另一方面,在學術上,這些“進口的”思想和理論并不能解釋中國。這是當代中國話語權空白的一個重要根源。西方的不能解釋自己,而自己又沒有原創,這必然造成話語權的缺失。不過應當說明的是,至少西方學說本身是“自足”的,因為有其自身的一套邏輯;西方學說是建立在西方經驗之上的,能夠解釋西方的實踐。只不過是當人們把這套邏輯機械地套用到中國經驗的時候,就顯得蒼白無力。

  這也是這些年來中國一些人開始追求所謂的中國社會科學“本土化”的背景。沒有人會否認這種努力的本意,但對什么是社會科學的“本土化”,人們從來就沒有任何有效的爭論。急于求成,為數不少的學者就拼命地回到了傳統,因此,“易經”“風水”“術數”“密碼”……一一出來,登上了知識的最高殿堂,充斥著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,用來解釋各種社會現象。結果,制造出大量的自說自話、誰也看不懂的東西,毒害著年輕人和未來。

  執政黨最大的文化挑戰

  今天的中國學界,抵制西方已經成為各方“有意識”的努力,并且因為很多西方思想在中國缺失社會根基,浮于表面。在很大程度上,諸多被視為來自“西方化”的壓力,實際上來自中國自身的現代化。或者說,凡是現代化的國家都會經歷類似的社會變遷。

  無論是面對西方還是面對現代化所帶來的壓力,“復古”是解決方案嗎?“復古”被普遍接受,造成了一種“凡是傳統的就是正確的”概念。如果這種趨勢不能加以糾正,這樣下去會導致怎樣的結局呢?一句話:和世界脫軌。

  簡單地說,這是因為中國具有深厚的社會文化土壤。第一,中國中產階層比例仍然偏低,窮人仍然居多,受教育(尤其是高等教育)的人仍然是少數,尤其是在農村地區。第二,中國缺少很多國家所具有的“國家宗教”,各種民間宗教一直泛濫成災,并且層出不窮,源源不絕。第三,中國傳統上占主導地位的是道德哲學,缺失理性分析文化。強調道德過度,經常走向反面,變得極度虛偽,知識人的墮落經常變得毫無底線。第四,中國沒有經歷過類似歐洲那樣的文藝復興運動,而政治啟蒙過度。如上所說,“新文化運動”類似于文藝復興,但時間過短,很快演變成為單純的政治啟蒙運動。第五,當代社交媒體泛濫,各種庸俗的東西總是能夠得到最有效的傳播。

  一方面是抵制西方,另一方面是“復古”,兩者的結合使得和世界的“脫軌”變得容易。“脫軌”現象是顯見的,表現在方方面面。這些年來,迅速上升的“義和團精神”就是一例。很多人,總覺得國家現在實在太了不起了,變得“天不怕、地不怕”和“刀槍不入”了。但問題在于,世界在變化,并且是在加速度地變化。如果這種“義和團精神”橫行起來,國家的衰落是必然的。“落后會被挨打”,這是近代以來給中國的最深刻的教訓。正是這一教訓促成了1980年代開始的開放政策,正是開放政策促成了當代中國的強大。現在,國家好不容易強大起來了,但可惜的是又開始“復古”了。不過,很顯然,“復古”絕非是人們所追求的“文明復興”。

  怎么辦?

  東亞“儒家文化圈”的經驗可以參考,因為中國同屬儒家文化圈,并且歷史上曾經一直是這個文化圈的主體。日本近代的“脫亞入歐”運動類似于中國的“五四運動”,并不比中國少激進,日本獲得了成功。之后,亞洲“四小龍”也獲得了成功。成功不僅僅是經濟社會層面的,更是文化層面的。所有這些社會都承繼了傳統文化價值,但沒有出現這里所說的“復古”現象。更有意思的是,這些社會被視為是比較“西化”的,但傳統文化價值也同樣并沒有因為“西化”而消失。這些社會如何實現現代化和傳統價值的有機結合?這仍然是一個重要的研究課題。

  不難理解,如何實現文明復興而非“復古”,已經成為中共作為執政黨的最大文化挑戰。對執政黨來說,在這個領域,需要回答一系列的重要問題:從革命政黨向執政黨轉型之后,難道不需要革命時期所具有的“革命性”了嗎?如何根據新的形勢和環境來重新界定執政黨的“革命性”?如何維持這種“革命性”?對所有這些,執政黨沒有明顯的答案。

  盡管執政黨對這些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,但經驗地看,失去“革命性”的結果是顯然的。“復古”現象也在深刻地影響著執政黨,其中不乏高級干部。“迷信”“求神拜佛”、信仰和參與各種邪教等等絕非只是普通民眾,而是流行于執政黨,其中更不乏高級干部。看來,一場新的文化運動勢在必行,這場運動既非“復古”,也非“西化”,更非拒絕現代化。它是文明的、進步的、先進的,甚至具有革命性的。

個人簡介
浙江人,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政治研究所所長,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,《中國》季刊主編,1997年到2006年擔任過香港《信報》的專欄作家,2004年開始在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撰寫專欄。1985年和1988,分別從北京大學獲得…
每日關注 更多
鄭永年 的日志歸檔
[查看更多]
贊助商廣告
最准杀一肖公式规律算法